文学作品

“鼻祖”采煤工

发布日期:2019年01月12日    本网通讯员 于鹏波     来源:优发娱乐平台网站

中国自古就有“男怕投错行、女怕嫁错郎”的说法。“煤黑子”在很长时间内是采煤工的代名词,是旧社会中的“下九流”。但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曾经年少学习成绩优异的我,从业生涯就是从采煤工做起,而且称得上“鼻祖”。

天地生人,一人应有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当尽一日之勤。1991年,我技校毕业后被分配到煤炭资源丰富的梁家煤矿筹备处,成为矿井组建投产的第一任采煤工。

梁家煤矿是现代化海滨矿井,告别了挥镐抡锹的落后工艺,综采面的液压支架犹如钢铁长城无时不护卫着我那瘦弱的身躯,未来可期的还有无人值守的智能化采煤工作面。在百米井下,我熟练掌握了现代化的采煤工艺,2004年,我成为梁家煤矿的首批采煤工技师,2008年,我再次成为龙矿集团首批采煤工高级技师,颇有几分“满腹经纶”的炫耀。每年回老家过春节,童年的小伙伴和街坊邻居都习惯于坐在热炕头上、聚拢在大街上,聚精会神地听我讲述着煤矿井下的故事,解开大自然地壳内部鲜为人知的“谜底”。仿佛看惯了爱情片、故事片的他们更期望探究大自然井下的神奇。“不经过一个月的培训,不能随便下井的,比出国还严格;我们的采煤设备是德国制造,电钮一按,滚滚出炭……”谈笑声中,我会让他们改变对“煤黑子”的印象,由鄙视向敬仰转变。刹那间,我会觉得“采煤工”的地位豁然升起,卓尔不群。而从事“采煤工”给我最大收获的是,我享受到了“从事井下工龄够5年可以生育二胎”的特殊政策,如今儿女双全,女儿已经以优异的成绩升入大学,儿子聪明伶俐,活泼好学。谁曾说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近三十年过去了,矿井的采煤队伍已经经历了数轮新老更替,而我由于工作需要也已经离开了采煤工的岗位。时光在变,环境在变,但我身上所贴着的“鼻祖采煤工”标签无可撼动,镌刻着似水年华的成长故事,铸就了我人生中永恒的经典。

上一条:我心中的红五星

下一条:路子

政府机构
中央人民政府网站 国家发改委 国资委 外交部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科技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民委 财政部 国土资源部 环境保护部 住房城乡建设部 国家统计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最高人民法院 山东省人民政府 山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中央企业
中国中煤能源集团公司 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 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 中国中化集团公司 中国国电集团公司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 中国华电集团公司 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 国家电网公司 中国大唐集团公司 中国华能集团公司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中国中钢集团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
能源行业
中国煤炭地质总局 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国家核电 神华集团 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 冀中能源集团 兖矿集团 煤炭工业网 中国风能信息网 安监总局网 中国新能源网 煤炭新闻网 中国安全信息 优发娱乐平台网 煤炭科技 中国煤炭网 煤炭网 中国矿用物资网
主要媒体
人民网 新华网 新华社 人民日报 光明日报 央视国际 国搜山东 求是 中国日报 工人日报 中国广播网 科技日报 中青在线 法制日报 瞭望 经济日报 中国安全生产报 大众日报 香港大公报 齐鲁晚报 香港文汇报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矿业报